设为首页 / 添加收藏 /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法学园地 -> 法官札记

那一抹佝偻的背影 难忘干枯双眼的回望

  发布时间:2013-11-27 19:57:08


              ——记一起赡养纠纷案件处理全过程

    “冉大姐!冉大姐……我们来了……”,在基层法庭耕耘二十七个春秋的陈法官,一副饱负岁月沧桑的喉咙,竭力地提起嗓门。一位两鬓斑白的古稀老人坐在自己一间破旧的瓦房门前,缓缓地扭过头来,夕阳的余晖映在老人弱小佝偻的身躯上,老人用拐杖使劲捣着地面,很激动地想站来。老人接过判决书时,拉着陈法官的衣角,不停地表示感谢……

    这位已过古稀之年的老人名叫冉小能,老伴去世多年,老人一个人独自生活,子孙满堂的她没能迎来晚年的福运,五个儿子中,没有谁主动照料老人的生活,平时只有老人的女儿会常过来看望老人。随着年龄渐渐老去,老人疾病缠身,孤独无助。在村委干部干预调解无果的情况下,老人无奈来到法院起诉。

    记得那一天,雾蒙蒙的天空,咋暖还寒的四月,淋淋漓漓下着小雨,老人蹒跚走到办公室。这时候,刚外出下乡调解案件回来的陈法官走了进来,不顾路途劳顿,听到老人声音颤抖地讲述自己的遭遇。凭着职业的习惯和对问题敏感性的认识,陈法官先给老人倒一杯温开水,陈法官耐心地倾听着老人的诉求,老人从头到尾把整个家务情况叙述出来。在送老人出门的时候,老人回望了陈法官一眼,喃喃地说,“法官,啥时候……能解决好啊……俺那房子还在漏雨呢……”。在我旁边的陈法官瞬间收住表情,喉结使劲往下咽了一下说,“冉大姐,您放心吧!我们一定为您做主,尽快为您解决好问题!”望着老人在人搀扶下渐渐远去的背影,显得那么渺小与无助。

    第二天拂晓,我的枕边手机提前响起,平时手机总是二十四小时开着。电话那头是陈法官温和而又熟悉得声音,“咱们今天去那老人家里一趟,早上七点半就走……”。这是陈法官惯用的庭前详实的事实调查与庭前调解方法,这天早上天空出奇的明朗,淡金色的阳光伴着凉凉的晨风,车子穿过麦田的小路,一排排金黄色麦浪此涨彼伏,青嫩的树叶时而哗啦啦作响。一路上,陈法官给我讲起二十多年来的曾处理的一些难忘的赡养纠纷的案件。我听得入迷,仿佛我一下子回到了二十年前的峥嵘岁月,他那丰富的经验与精湛的调解艺术令人折服。

    当我们走到老人的瓦房前时,我着实被眼前蓬蔽凋零、破烂不堪的景象惊呆了,房子比我想象的要糟糕很多。推开半掩着的房门,门板吱扭一声,昏暗的屋角有一盏铺满灰尘的灯泡闪烁着微弱的光,一个蹒跚模糊的身影在地锅台旁边忙乎着。环顾四周,家里没有一件像样的电器或家具,只有那张宽大的床很显眼,宽厚床帮,被磨的光滑发亮,这很显然是有很有年头的家什。这时候老人缓缓地抬起头,看到我们很热情高兴,招呼我们坐下。在陈法官的预先安排下,我们依次来到她五个儿子的家,把她那几个儿子找来,到村委会办公室就地调解协商。但现实的情况确如村干部的所说的那样困难,几个儿子对老人态度冷漠,有两个儿子在我们面前很不耐烦地说,“这是俺家里的事儿,不用麻烦你们法院了,现在老人有吃的,有啥事儿,俺们会等大哥、二哥从外地回来后,会在协商解决的”。后来得知老大和老二常年在外,对老人也不管不问,老三和老五以“表示待老大老二回来时协商轮流照顾”这借口来搪塞我们。陈法官听后,很生气,怒斥道,“是不是你们家老大老二不回来,你们就不管老人了?!老人含辛茹苦把你们几个养活这么大,你们怎么忍心让老人住在阴冷昏暗又漏雨的屋子里?!老人疾病缠身,行动不便,你们咋就这么忍心让老人独自生活?!……”。陈法官伸出粗糙的手指指着他们,手掌背部青筋清晰可见,炯炯有神的双眼怒视他们。老人的这几个儿子顿时木呆着站在那里,空气顿时凝固,谁也不敢先说一句话。陈法官而后平和地说“谁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你们各自有啥困难或顾虑,今天都可以敞开窗户说亮话,法院在处理你们的纠纷时,会考虑到你们各自家庭具体情况的。“两人似乎听明白什么,你一言我一语,倒苦水,忆过去、讲现实。

    时间眨眼间过的很快,时针指向十一点,雨后的太阳很耀眼,阳光折射到办公室里,屋里格外敞亮,略显燥热。调解方案迟迟不能定调。我们起身离开,走出村口,陈法官边走边说,“这几天给他们弟兄几个私下沟通交流的时间。像这类赡养的案件,老人需要及时照顾,如果不能及时达成调解协议,那么咱们就得尽快给他们一个处理结果。”我会意点点头,陈法官一向是责任感很强,但做起事情来,一丝不苟,工作也安排得井井有条,碰到特殊案情也总能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灵活而不失原则。

    又过了几天,我们再次召集老人以及儿孙们进行调解,子孙表示愿意轮流赡养老人,但老人不同他们一起生活居住。调解进行到这里,陷入了赡养方式不能满足老人的要求,致使调解陷入了僵局。法院处理纠纷理应围绕着原告的诉讼请求,按照“不告不理”的原则进行,然而对于这类赡养的案件,为了实现真正的诉讼目的,可建议原告变更诉讼请求,这也是照顾弱势群体的一种人性化的工作方式。于是,陈法官私下与老人沟通,征求老人的意见,是否同意自己孩子提出的轮流照顾赡养的方式。这遭到老人激烈的反对,老人拉着陈法官的手,讲述曾经的家长里短,讲着讲着,老人嚎啕大哭了起来……在开庭的那一天,老大老二未到场参加庭审,庭审设在老人所在村委办公室,庭审进行的很顺利,旁听的几个孙子、儿媳们,都很安静,在场的三个儿子都表示愿意接受的法院的判决。针对不同案件,“当调则调,当判则判”, 以判促调,以调息诉,干净利索,绝不拖泥带水,及时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让“正义”来的及时。

    判决书下来的那天傍晚时分,陈法官带着我亲自把判决书递给老人。老人紧紧地捏着判决书,苍老的脸庞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夕阳的余光映在老人脸上,显得格外宁静与安详。其实,送到当事人面前的一份份判决书,不仅仅包含着审判人员的辛勤与智慧,而且更是当事人对正义的期盼与司法的信任。一份判决书不厚,但饱含法律正义的厚重。作为忠实的法律执行者、传统善良风俗的卫道士,如何用好法律赋予的权力,肩负起国家与社会的责任,守护着职业的荣耀感与责任感,让每个案件当中的当事人都能感受到法律的公平正义,是处在“一线”的我们不断叩问与思考的问题。

    基层法庭里近三十哉,陈法官身后一本本穿着白线的卷宗诉说着他热爱的法庭历史和有着历史的他。他以高度的使命感,亲身躬行,以身施教,带领年轻一代法官一步步地成熟自立,其敦敦教诲和耳濡目染的经验,如沐春风。在“山穷水尽疑无路”的问题面前,陈法官的循循善诱,总能使得问题峰回路转、柳暗花明。年轻一代的法官们,在沿着老一辈法官们足迹,奋斗基层司法一线的时候,不仅要肩负着光荣的职业使命,而且更要有“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的胸怀与气魄!

责任编辑:游大庆    


关闭窗口

您是第 2759584 位访客

Copyright©2019 All right reserved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豫ICP备12000402号-1